本期嘉宾:省人大代表、丰城市孺子学校乡村支教模范教师 陈小庆

访谈主题:乡村留守儿童教育

核心观点:能有相应机构组织活动让留守儿童在周末有地方可去。城区很多地方都有青少年活动中心,有各种各样的活动,但是乡村的留守儿童就没有。可以采取一种奖励的措施鼓励留守孩子去阅读。

主打稿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讯 记者 胡康林 余亦鹏 万瑞波 实习生 李小丹

“留守孩子最严重的心理问题就是缺爱,他们的感觉有时几乎是麻木的,让人很心痛。”在今年的江西省两会上,省人大代表、丰城市孺子学校乡村支教模范教师陈小庆,在谈及乡村留守儿童教育时几度哽咽。在一年多的支教时间里,她不仅给山区学校带来新的教学理念,也成为了学校留守儿童们的“心灵导师”。

陈小庆1989年开始教书,到如今已经有30个年头。此前一直在乡村执教,2012年选调到丰城市孺子学校担任初中语文教师。在孺子学校任教期间,陈小庆一直兢兢业业,先后获得孺子学校金牌班主任、宜春市优秀教师、江西省骨干教师等荣誉。在2016年中考中,陈小庆所带的班级有39名同学获全市中考成绩前200名,并囊获中考全市前三名。

3年前,孺子学校与乡村晓春学校结对实施城乡联动办学,实现管理同谋、资源共享。2016年下半年,已经45岁的陈小庆突然决定去晓春学校,开启了自己一年的支教生涯。凭着对教师情操的守望、对教育事业追求的执着,她深耕乡村教育,坚守三尺讲台。“支教不只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值得我们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去体验。乡村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有权利享受优质教育。”

陈小庆介绍说,孺子学校和晓春学校是同一年建成,孺子学校已经进入全省名校联盟,从当初2000人在校生发展到了现在的10000多人。“但是我所支教的晓春学校人数在逐年减少,而且形势不容乐观。”支教完了一年,陈小庆所带班级学风浓厚醇正,各项活动表现突出。第二年晓春学校成立教育扶贫班,陈小庆又继续留在那里当班主任,直到现在。

“这个扶贫班的学生家里都特别困难,有的是孤儿,有的是单亲家庭,大多数是留守的孩子。”陈小庆说,教育扶贫班开班以来一直得到社会的重视和援助,学校也希望给这个班的孩子最好的教育。半个学期下来,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然而,陈小庆在教学中发现,很多留守学生除了学习上需要帮助,在心理上也需要更多的关爱。“留守的孩子,他们在外的父母很多时候打电话就是一句你吃了饭吗?还有衣服穿吗?成绩怎么样?其他的就没办法沟通,导致留守孩子最严重的心理问题就是缺爱,他们的感觉有时候几乎是麻木的,这个状态非常严重。”

说着,陈小庆有些哽咽。陈小庆说,她曾经让孩子们回忆爸妈对自己最关爱的某个细节,结果很多孩子说不出来。因为父母与自己的沟通少,对自己的关爱少,很多留守学生开始出去自己找玩的。“晚上很多小孩子会找理由去外面,去网吧,我们有时候晚上11点多去网吧里找孩子,真的很痛心。”

回想起这些往事,陈小庆再度哽咽,她说,留守孩子生活的很多细节家长不了解,孩子也不会说,所以留守孩子身心健康容易出现问题。“我们班以前有学生在日记里写到,到了晚上巨大无边的孤独吞噬了他们,可见大多数留守孩子离开学校以后是孤独的。”

于是,陈小庆会经常带着学生们去爬山,开展主题活动,渐渐地打开了孩子们的心扉。“这些孩子们对我们的认可很高,把老师当爸爸妈妈,我们每周五都会集体看看电影,看一些综艺节目让他们开心。”但是,离开学校后孩子们该如何健康得分配时间,这也成了陈小庆一直思考的问题。

 “留守孩子们在学校里老师会教育,但是一到家就处在盲区,而且是一个反复的问题。”陈小庆说,青少年时期是一个重要阶段,需要得到良好的引导,才能让他们健康的成长。经过半个学期的摸索,陈小庆为孩子们布置了阅读计划。“周末或者是寒暑假布置阅读任务,指导他们阅读并进行奖励。”

因此,陈小庆在省两会上建议,当留守儿童在双休日回到家的时候,能有相应机构组织活动,让他们有地方可去。这地方应是安心的地方,是能够让远在他乡的父母放心的地方。“城区很多地方都有青少年活动中心,有各种各样的活动,但是乡村的留守儿童就没有。我在很多乡村里都看到村委会有图书馆,可以采取一种奖励的措施鼓励留守孩子去阅读。”

 “我觉得扶贫要先扶志,对于孩子们来说不在于他们能不能考上北大清华,而是能让他们健康快乐的成长。对于老师来说,培育出一个北大清华是对社会做了贡献,但教导好一个孩子,让他不走上犯罪的道路也非常重要。”陈小庆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关注和支持农村教育,给留守的孩子们更多的关爱。

———— 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