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结婚生子的“妈妈”们

2019-5-16

作者:陶望平 胡康林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导语

有这么4位妈妈,她们至今未婚未育,却有70多名孩子。


她们都是南昌SOS儿童村的爱心妈妈。二十多年来,她们把全部的爱都给了这里的孤儿,先后抚养了70多名孩子,很多已经长大成人、成家立业,而她们自己却甘愿放弃了结婚生子。她们说,这些孩子就是她们自己的孩子。


这四位妈妈名字分别是:陈思豆、王月琴、刘俊芳、程丽华。这期《正向》,让我们一起了解她们伟大的母爱。

共同的选择

四位妈妈都是上个世纪60年代中后期生人,如今都已50岁出头。

1994年,陈思豆、王月琴、刘俊芳先后来到南昌SOS儿童村,应聘成为了这里的妈妈。隔年,1995年3月,程丽华也从老家吉林省白山市辗转来到了南昌SOS儿童村。1995年3月27日,南昌SOS儿童村正式开村了。

SOS儿童村,是一个为失去双亲的孤儿(不是被遗弃的),以及父母因特殊疾病(比如精神类疾病、无法治愈的绝症)、一方离世一方失踪等原因无力抚养的困境儿童提供家庭照护的社会公益机构。

而SOS妈妈,是指在SOS儿童村从事照顾孩子工作的女性。这些妈妈们会重新给孩子们一个有爱的家,让他们像正常孩子一样拥有母爱,拥有兄弟姐妹,健康快乐长大。

SOS儿童村的宗旨是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

SOS儿童村的宗旨是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

陈思豆是黑龙江人,来儿童村之前曾当过中学老师,教地理。还在教书那会儿,陈思豆看了一部名叫《只要你过得比我好》的电视剧,里面讲到了儿童村的故事,这才知道有这么一个救助孤儿的慈善组织。正值20多岁青春年华的陈思豆,认为去儿童村做一名妈妈比教书更有意义。

而王月琴和刘俊芳选择来到南昌SOS儿童村,理由似乎要简单得多。王月琴生在浙江长在江西,很喜欢小孩,看到招聘启事是带孩子,她觉得是很阳光的事情,就过来了。个子高挑的山东姑娘刘俊芳同样如此。

程丽华和第一批抚育的8个孩子合影

程丽华和第一批抚育的8个孩子合影

程丽华是吉林人,她来南昌SOS儿童村还有段小插曲。

1994年,程丽华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山东烟台SOS儿童村妈妈的事迹报道,很受感触,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么一群失去父母的孩子需要抚育。

于是程丽华就拨通了烟台SOS儿童村的电话,但被告知村里已经招满了妈妈。“我就说去做备用的也行,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阿姨也招满了。”见程丽华言辞恳切,工作人员就告知程丽华南昌SOS儿童村正在招妈妈,并提供了联系电话。

很快,程丽华拨通了南昌SOS儿童村的电话,随后按要求寄去了高中毕业证复印件、未婚证明、体检报告单等材料。

1995年3月,程丽华告诉爸妈要去山东烟台看舅舅,并找了个借口向爸妈要了些钱,作为来南昌的路费。在舅舅家待了几天后,程丽华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舅舅。

程丽华至今仍记得,舅舅当时讲的一番话,让她觉得很温暖,坚定了她来南昌SOS儿童村做妈妈的想法:“如果适合你就做,如果不适合你就早点回去。但是我想,去那里工作的人都是像你一样为这些小孩去的,肯定都很善良,跟一群善良的人在一起,一定很好,这样我也放心。”

于是,程丽华从烟台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再从上海转车来到了南昌,开启了在南昌SOS儿童村做妈妈的全新生活。

陈思豆支起小黑板,给孩子们辅导学业。

陈思豆支起小黑板,给孩子们辅导学业。(陈思豆供图)

无悔的坚持

 儿童村以家庭为单位,每个家庭有一位妈妈,不超过8个小孩,共同住在一栋两层小楼里,孩子们住在楼上,妈妈住在一楼。

1995年元月,王月琴迎来了第一批5个孩子,三个男孩两个女孩,都是上幼儿园的年龄。孩子们都来自农村,连最简单的马桶都不会用,有时甚至在房间窗户下面就随地大小便。

王月琴便从教孩子们蹲马桶这样的一件件小事抓起。因为家庭的变故,这群孩子们来到儿童村,内心都比较敏感,但也很善良,“你怎么对他们,他们便怎么对你。”

陈思豆来自北方,孩子们说的话起初她听不懂,孩子们的心事她也不了解。好在她做过老师,学过心理学、教育学,明白要走进孩子们的心里,就先得把自己打开让孩子们接受自己,于是她就每天和孩子们聊聊心里话。

对于程丽华来说,照料第一批八个孩子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二女儿缨缨刚来的时候体弱多病,经常大晚上十一二点发高烧,等程丽华带缨缨到医院打完针就是凌晨两三点钟,早上5点半她还要照常给其他孩子们做早餐。

程丽华记得有一次,五六月份,她带着缨缨连着跑了医院半个多月。那会儿天气阴晴不定,出门的时候程丽华穿着雨鞋、撑着雨伞,回来的时候却出大太阳。那阵子,程丽华累得吃不下饭、喝不下水,但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QQ图片20190516144344

刘俊芳和女儿一起做饭

除了生活上尽可能地照料好孩子们,怎么样在学业上指引和帮助孩子们,成了妈妈们共同面临的一道难题。

程丽华直言,她的方法就是一个字——严,从严要求,从严管理。

程丽华给孩子们制定了严格的作息时间,早上5点半孩子们起床、叠被、整理房间、洗漱、上厕所,半小时后必须到一楼客厅,在课桌前练字。

得益于程丽华的严格要求,第一批8个孩子中的两个女儿相继考上了高中、大学,不过男孩们的学习成绩都不理想,程丽华就特别留意男孩们的兴趣特长。她发现四儿乐感不错,喜欢吹竹笛,就把四儿送到省歌舞团一位老师家学吹竹笛。

从老师家上完课回来后,四儿要吹一小时竹笛练习,如果吹得不好,程丽华就会要求四儿再吹一小时。最多的时候,四儿吹过6个小时。

按照村里的规定,四儿满了14周岁后,就住进了村里的青年公寓生活。为了不让四儿荒废了吹竹笛这门技能,程丽华还是一直坚持每周六陪着四儿去老师家练习。如今,四儿已经在福建泉州开了一家音乐工作室。

程丽华在收拾餐桌

程丽华在收拾餐桌

些许的困顿 

来南昌SOS儿童村做妈妈,不谈对象不结婚生子,家里人不反对?自己内心没动过谈对象结婚的念头?

四位妈妈年轻时也有结婚生子的想法。王月琴记得,来村做妈妈后,有一次回家探亲,家里人安排了相亲,可几天时间哪谈得成对象,加上回村后一堆孩子要照料,王月琴也就断了处对象结婚的念想。

程丽华来村半个多月后给家里通了电话。程丽华从母亲那儿得知,父亲让母亲写信劝她回家,但母亲并没有写,她认为女儿做事心里有数。“我打定了主意,就要做下去。”程丽华认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不必按其他人的方式去生活,之后也有同学帮忙张罗对象,她也一口回绝了。

用陈思豆的话来说,她是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格,对待爱情抱着宁缺毋滥的态度,也不想按别人眼光去生活。进儿童村之前当老师时,陈思豆经常在内心问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当陈思豆进村之后,孩子们那种既迷茫又渴望的眼神打动了她。“我觉得做妈妈,不应该只是给孩子们洗衣做饭,还应该塑造孩子们的灵魂,给孩子们创造美好的生活。”在陈思豆眼里,做妈妈被赋予了比当老师更重的担子和使命。

20多年坚持下来,四位妈妈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给了孩子们一个希望,就不希望再让孩子们失望。”

程丽华也曾有过想离开的一刹那,那是第一批孩子参加中考的时候,男孩们都没考上高中,让她觉得很失望,有一种强烈的挫败感。

但程丽华转念一想,孩子叫你一声妈不容易,多年相处下来已经有很深的感情,如果她走了,孩子们又没妈了,“我真的中途离开的话,对孩子们打击很大,我不忍心去伤害孩子们。”

就这样,虽然有过一些犹豫和困顿,甚至有过放弃的念头,但四位妈妈最终都义无反顾地留了下来。

王月琴和孩子们一起吃午饭

王月琴和孩子们一起吃午饭

满满的幸福

刚刚过去的母亲节,妈妈们像往年一样沉浸在幸福中,因为孩子们用不同的方式给她们送来了祝福。

已经毕业参加工作的孩子在饭店订好了饭菜,邀妈妈陈思豆共进午餐。程丽华的女儿买好了下午的电影票,一起去看电影。王月琴的女儿在家里炒菜做饭。

正在念大学的儿子小钟给陈思豆发来了祝福短信:“妈,母亲节快乐!谢谢您这些年来的陪伴和关怀,让我拥有了健全的人格和比常人更幸福的生活。于我而言,您不仅仅是母亲,更是人生路上的导师、行为的标杆……未来,无论我成功还是失败,我都会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来回报您和所有关爱我的人,把我所获得的幸福感传递下去,回馈这充满爱与温情的社会!”

打进入南昌SOS儿童村到现在,四位妈妈已经工作了25年。儿童村的孩子们是在社会的关爱下成长起来的,多数孩子已经长大出村,第一批孩子中不少成家立业了,有的还生了二胎。这些妈妈们,也升级当了奶奶、外婆。

南昌SOS儿童村孩子们居住的环境

南昌SOS儿童村孩子们的居住环境

对她们来说,儿童村已经是她们的家了,这里也将是她们最终的归宿。根据南昌SOS儿童村的规定,还有三四年,四位妈妈都将退休。村里建好了妈妈公寓,按照政策,她们退休后可以居住在妈妈公寓。

刘俊芳的孩子有读高三、读初中、中专的。“为了孩子们的目标,我们共同努力。”刘芳俊坚定地说道。

王月琴觉得做儿童村妈妈很幸福,看着孩子们一个个长大开始新生活,“希望孩子们走向社会后都能自食其力,有能力的话,一定要回报社会。”

陈思豆一直教育孩子们要懂得感恩,要做一个有情怀、有责任、有担当的人。在陈思豆看来,孩子们能力会有大小,但一定要有担当,即使是对小家庭的担当,也是对社会的负责。“如果孩子你有更大的能力,那就要去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要让周围的人因你而快乐、幸福、安定。”

程丽华在自己的朋友圈写道:因为喜欢所以选择,同样是因为喜欢所以坚持,一坚持就是20多年。不管是20多年还是40多年,为了孩子始终不忘初心,无论青丝还是白发,以后的路继续努力。

版权声明:本栏目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已取得本网协议授权的单位,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