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虎穴”抓毒枭的缉毒英雄

2019-6-26

作者:陶望平 胡康林 实习生:朱烨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导语

最近,扫毒电视剧《破冰行动》的热播,让大家把目光聚焦到了打击毒品犯罪上来。现实中的缉毒民警是怎样开展缉毒工作的?在打击毒品犯罪斗争中,又有着怎样惊险的经历呢?

 

在第32个“6·26”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本期《正向》带您走近缉毒民警余旭华,听他讲述缉毒过程中那些鲜为人知的事情。

 

余旭华个子中等,身形偏瘦,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飒爽英气。面对记者的采访,他直来直往,言辞简练,透露出一位缉毒民警的干练和无畏。

 

无独有偶,与《破冰行动》故事原型为广东陆丰制贩毒案件一样,余旭华最为惊心动魄的一次缉毒行动也发生在陆丰。

惊心动魄 跨省擒获毒贩头目

余旭华现为江西省丰城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2016年,一个叫许某峰的广东陆丰毒袅从陆丰把毒品外销到江西来。余旭华得到消息后,和同事顺着这条线索一直追上去,想将其捉拿归案。

但是,抓捕许某峰哪有那么容易?陆丰是毒品比较泛滥的地方,而且民风彪悍。许某峰本人则身材健硕、诡谲凶残,曾在陆丰市公安局干过辅警,还曾因犯罪被判刑三年,不仅涉毒,而且涉枪,反侦查能力很强,当地公安部门多次抓捕均未成功。

余旭华在盘查(本文图片由丰城市公安局提供)

这起毒品案被列为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余旭华主动请缨力破此案。考虑到此案侦破危险系数很高,有人劝他别去,但不惧危险的余旭华丝毫没有退缩。

在前期两次侦查未有突破的情况下,余旭华仅带着同事张永贵和一名司机就向陆丰驰骋而去。

经过暗访调查和秘密跟踪,余旭华和同事基本掌握了许某峰的情况,探清楚了许某峰的藏身之所后,便向家里请求增援。很快,增援民警抵达陆丰,准备收网。

2016年12月20日上午10时许,许某峰被锁定在陆丰一老小区的四层筒子楼里。楼下铁门紧锁,必须快速破门进入,不能给他反应的时间。

“破门!”余旭华当机立断下令。“哐当”一声巨响,铁门没破开,余旭华的心都跳到嗓子眼里了。没有迟疑,“哐当”又一声巨响,铁门破开。冲在前面的余旭华闪电般扑向刚被惊醒、正伸手在枕头下摸什么的毒枭许某峰,迅速将其制服。

在现场,余旭华和同事不仅查获冰毒10公斤,还缴获手枪、子弹、匕首等凶器,那把手枪就在枕头底下。

抓捕现场,围观人群中有人惊叹:“这些江西警察真是胆大,这样的毒枭也敢来抓,不可思议。”

余旭华在抓捕行动中

临危受命 当年便破获毒品大案

 余旭华是土生土长的丰城人,从小就有一个警察梦。1991年,他如愿考上了江西省人民警察学校。

1994年8月,警校毕业后余旭华被分配到丰城市公安局白土派出所,穿上了梦寐以求的警服,成为一名基层民警。1999年7月,表现突出的余旭华调入丰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而在随后的11年时间里,他在刑警岗位上一如既往的表现出色,从侦查员一步步成长为大队教导员。

2010年12月30日,对余旭华来说,是一个不可忘却的日子。那一天,组织上任命他为丰城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两天后的2011年1月1日,余旭华来到禁毒大队上任,开启了他的禁毒生涯。

实施抓捕

新年伊始,来到新的岗位,按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对于余旭华来说,等待他的将是艰巨的挑战,说是荆棘密布也不夸张。那时丰城及周边的禁毒形势很严峻,接手禁毒大队长一职,对于缉毒新手的余旭华来说,谈何容易?

但十多年的警察生涯,让余旭华明白了“服从”二字的含义,他知道这是组织对他的信任和重托,他能做的就是坚决完成任务,打击毒品犯罪,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余旭华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当年,他就带领缉毒民警一举侦破当时全省最大的毒品案件,捣毁了一个特大制贩毒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3名,缴获毒品K粉24公斤、摇头水105瓶,以及大量制毒工具等。

2016年,余旭华带队成功侦破4起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得到公安部的贺电,受到江西省公安厅通报表扬。

2019年3月,余旭华带队成功侦破一起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捣毁了一个位于山中的制毒窝点,抓获涉案团伙成员19名,缴获麻黄碱半成品4吨多。

抓获吸毒人员

从警26载 无愧使命有愧家人

 余旭华已经在公安战线奋战26个年头了,8年多的缉毒生涯中,余旭华更是没有一天轻松过。用他自己的话说,总感觉新的情况、新的任务会随时出现,自己随时都会被召唤。

8年多来,余旭华率领禁毒大队共缴获各种毒品96公斤,缴获制毒用的麻黄素800公斤,抓捕涉毒犯罪嫌疑人164人,破获公安部、省公安厅毒品目标案件11起。

余旭华个人先后被评为“全省公安机关星级创优先进个人”“全省优秀人民警察”“ 全省禁毒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曾荣记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

面对这些成绩和荣誉,余旭华有无愧于使命的欣慰泪光,也有有愧于亲人的歉疚泪水。

2018年6月4日,正是丰城市集中统一“扫毒”行动日,临出家门,妻子请求说:“旭华,我感觉今天可能要临产,你天天工作那么忙,就挤出这一晚时间陪在我身边,好吗?”

余旭华说:“今天行动很重要,有事马上打我电话。”说完就走了。

抓捕毒犯现场

世间有些事还真那么巧。就在余旭华出门之后,妻子阵痛发作,打电话给余旭华,不是长久占线,就是长时间未接。凌晨1时左右,妻子临产大出血被紧急送往医院,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凌晨3时左右,统一行动结束。余旭华闻讯妻子病危,一口气跑到医院。

“大龄产妇,十分危险!”医生撂下一句话走了。

余旭华头“嗡”地一声响,浑身直冒冷汗。不知过了多久,脸色惨白、奄奄一息的妻子被推出抢救室大门,面对刚从死神那里抢救过来的妻子,余旭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失声痛哭。

在同事面前,余旭华是工作上的拼命三郎;在毒贩毒枭眼里,余旭华是不共戴天的克星大敌;然而,在家人心里,余旭华是他们的天,是全部依靠和寄托。

捣毁制毒工厂

对话英雄 打击毒品任重道远

记者:当年为什么会报考江西省人民警察学校?

余旭华:小时候有个当警察的梦想。觉得当警察,可以除暴安良,可以打击犯罪,可以破案。

记者:您是1994年毕业后从警的。从警后,您先后在哪些岗位干过?

余旭华:我1994年从江西省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后,被分派到丰城市公安局,在白土派出所干户籍警、治安警,1999年7月调入丰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先后干过侦查员、缉毒警犬中队中队长、刑侦大队副教导员、教导员,2011年1月至今担任丰城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

记者:从刑警调去缉毒,当时觉得有压力吗?

余旭华:当时丰城以及周边地区禁毒形势严峻,要干好禁毒工作肯定有压力。而且我们主要面对的是贩毒人员、吸毒人员,这些人员尤其是贩毒的,往往都持有枪支或刀具,可以说是穷凶极恶,抓捕现场更危险。

记者:从刑侦到缉毒,您妻子什么态度?

余旭华:她肯定是反对,和毒贩打交道危险,不希望我去。但组织上的决定,我肯定要服从。我只能宽慰妻子,说会注意安全的。

记者:您还记得办的第一个缉毒案子吗?

余旭华:我们在2011年一举侦破当时全省最大的毒品案件,打掉了一个贩毒团伙,缴获K粉24公斤。抓毒贩,熬夜蹲守很辛苦。这些毒贩往往是昼伏夜出,跟我们正常人的作息对着来的。我记得,那天一大早,我们在丰城市人民医院圆盘处堵住毒贩,人赃俱获。在这名毒贩的供认下,我们很快抓获了藏身在丰城电厂生活区的幕后老板。

记者:第一个案子就大获成功,压力有没有减轻一些?

余旭华:没有。出这么多的货,我当时就觉得毒情形势不容乐观,禁毒压力很大,我们缉毒民警责任很大。

清理制毒窝点

记者:当时陆丰禁毒形势严峻毒贩很猖狂,远赴陆丰抓捕毒枭许某峰,不害怕吗?

余旭华:陆丰是毒品犯罪比较泛滥的地方,我们去那里侦查,住小旅馆,店家直接问“公安的?拿货的?”陆丰靠海,当地人往往皮肤嗮得黝黑,而我们的皮肤看起来比较白净,仔细看就知道是外地来的。

我记得抓捕许某峰的时候,要破开筒子楼楼下的铁门,当时第一下没破开的时候,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里了,好在第二下顺利破开。

在成功抓获许某峰、搜查许某峰的房间后,我还想到其他房间搜查的时候,一旁的当地警方同行提醒我说,赶紧撤,这是在陆丰。我们就没有恋战,及时撤退了。

说心里话,到这种毒品泛滥的地方来抓毒枭,刚开始心里是有点犯怵,可是一想到我们缉毒警察的职责,心里只想着怎样尽快抓获许谋峰,就顾不上什么危险和害怕了。

记者:干刑侦和缉毒,哪个更危险?

余旭华:缉毒更危险,我们既要注意嫌疑人的安全,还要保护自己的安全。我们在抓捕毒贩的过程中,毒贩往往会拒捕,会攻击缉毒民警。毒贩冲卡,开车冲撞民警是常有的事。有一次,我们在丰城当地抓捕毒贩的时候,就有5名民警受伤。当时毒贩驾着小车撞过来,我躲闪不及,腿部受伤,好在是轻伤。

记者:您现在也算是缉毒战线上的老兵了,有什么想跟缉毒战线上的新兵说的吗?

余旭华:我们在打击毒品犯罪的过程中,要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嫌疑人的安全;毒品犯罪活动还很猖獗,年轻缉毒民警热情很高,也要有团队合作精神,不能搞个人英雄主义。

记者:最近反映禁毒工作的电视剧《破冰行动》热播。与电视剧相比,您觉得现实中的禁毒形势怎么样?作为缉毒民警,您有什么希望?

余旭华:当前,说实在的,现实可能比电视剧里反映的禁毒形势还要严峻,毒品犯罪在一段时期内还是会非常猖獗。靠打一两场战役堵得住,这种可能性很小,还是要靠长期坚持禁毒斗争。

禁毒既要靠我们专业机关,也要靠其他部门、其他警种通力协作、互相配合。我们通过打击、宣传和防范,尽量地萎缩毒品市场。还要往上打,把供货市场、把制造、贩卖毒品的窝点和团伙捣毁,减少毒品对社会的危害。真的能天下无毒就更好了。

版权声明:本栏目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已取得本网协议授权的单位,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