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云中白鹤的女孩

2018-12-21

作者:余亦鹏 陈大圣 李希文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导语
她原本是一位都市白领,有一份稳定和可观的收入。偶然之间,网上的一段“鹤舞天际”的视频让她着迷,她决定辞掉工作去养鸟,就此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候鸟保护事业。在近乎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她坚韧不拔、坚持到底,在苦中作乐中学会了与鹤相伴,渐渐的开始享受这种闲云野鹤般的云淡风轻。她就是“执手云中白鹤的女孩”邹进莲。

鄱阳湖畔,邹进莲“与鹤共舞”的场景令人赞叹,她洗漱时,白鹤用嘴打开水龙头,与她一起刷牙洗脸;她洗衣服时,白鹤会把盆里的衣服叼来啄去帮她洗;她打扫卫生时,白鹤会在旁边蹦来跳去为她加油……

南昌城里,回到都市继续当“鸟人”的邹进莲,用行动再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怡人景象——时隔千年,在如今的艾溪湖畔,成群的候鸟在碧波映衬下,披着晚霞展翅翱翔,演绎着城市与自然的完美融合。邹进莲站在湖边,融入这样的景色中。

这个圆脸、短发、直爽淳朴的女孩,其实骨子里充满了倔强,她的经历经常让人惊掉下巴:毕业进入了国企工作,成为了一名收入可观的都市白领,别人还没来得及羡慕,她却毅然辞职去养鸟,全然不顾亲朋好友的强烈反对。

1988年出生的邹进莲,她的故事注定是传奇。

1778464009

大学校园女老板

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从上大学开始,出生于湖北荆州一个贫困家庭的邹进莲就暗下决心,要自力更生,不再向父母要一分钱,而她也确实做到了,从大一开始就半工半读,走上了创业之路。

四年的大学时间里,邹进莲做过校内公司设计员、书店店长、校园代理、校园主管、促销员,卖过电话卡、跑过业务、摆过地摊、煮过麻辣烫……算下来,尝试过的行当有二十多种。

半工半读的辛苦,没有这种经历的人很难理解,既要兼顾学习,又要在课余时间做生意,一心多用的累,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邹进莲做到了很好的平衡。学业上,她多次获得奖学金。创业上,她不仅没有向家里要过钱,到毕业时甚至还有近十万元的积蓄,同学们都开玩笑地称她“邹董”。

“在进入大学前,我就下定决心:‘学习成绩要中等以上,实践能力要高等以上’,我不想过度追求分数,更想理论与实践结合,好好锻炼自己的实践能力。课余时间的兼职和创业,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磨炼和成长。”一回忆起大学的时光,邹进莲就热血澎湃、激动不已。

放弃高薪去养鸟

所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边学习边创业的艰辛,给邹进莲带来的不仅仅是那十万块钱的存款,还有国企的“橄榄枝”。

毕业时,当一些同学还在冒着烈日为找工作奔波时,邹进莲凭着过硬的专业能力和创业积累的实践经验,顺利被湖北武汉一家国企录取,成为让人羡慕的都市白领。

邹进莲在公司负责财务管理和工程审计,正好与自己大学专业对口,工作起来可谓是“如鱼得水”。

但这份“如鱼得水”并没有维持多久。天天与数字和报表打交道,枯燥和烦闷开始困扰她,刚参加工作时的高兴劲儿逐渐散去。

“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人生的意义难道仅仅是过物质富足的生活吗?那人生的精神价值何在?我的青春应该我自己做主,走自己喜欢的路。”邹进莲不断地反问自己。

一天晚上,邹进莲在网上看到一段仙鹤翩翩起舞的视频,顿时就被吸引了。她突然涌出想与仙鹤相伴的冲动,“这不就是自己向往的生活吗?”

这个冲动没有被时间冲淡,日复一日,视频中的画面在她脑海中不断闪现,“鹤舞天际”的视觉冲击让年轻的邹进莲再也按奈不住,“辞掉工作,养鹤去!”邹进莲做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决定,大胆而坚定。

这样的想法,显而易见遭到了父母极力反对,亲朋好友更是无法理解,在一片质疑和冷嘲热讽声中,这个性格倔强的女孩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到广西南宁学养鸟。

深山老林原始人

“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抬头见老鼠,低头见蟑螂。”这是电视剧《还珠格格》中小燕子进牢房时的感慨,也是邹进莲在南宁时的真实写照。2010年1月,一腔热血来到南宁学习的邹进莲,怎么也没想到等待自己的会是如此艰苦的环境。

邹进莲说自己就像原始人一样,居住在深山老林中的简易工棚里,手机没有信号,四周荒无人烟,只能与动物“交流”。“晚上睡觉,老鼠就像在开运动会,随意在工棚顶上乱窜,猫狗在工棚外打架,吵得根本睡不着,实在让人抓狂。”

“在那里就是吃稀饭和青菜。”邹进莲说,由于营养跟不上,她经常口腔溃疡。“晚上十点才有一个小时的电,需要用发电机抽水洗澡。”

满腔热忱的邹进莲,并没有被艰苦的环境吓退,反倒是激发了她更加强烈的求知欲望。在南宁,邹进莲学会的第一项技能是划木船,长时间的辛苦劳动,让身高1米67的她瘦到90斤。

就这样咬牙坚持,邹进莲陆续学会了候鸟的饲养、驯化、繁育、疫病防治等多项技能。邹进莲说,心中的求知欲战胜了周围的一切,残酷的历练也为她日后担当重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临危受命鄱阳湖

在南宁学习了近一年后,邹进莲迎来了一次严峻的考验。2010年12月,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告急:园内白天鹅大面积染病,情况危急。邹进莲临危受命赶往江西。

来到鄱阳湖畔,邹进莲发现有40多只白天鹅染病,处于病危状态,而当时整个候鸟园就她学过一些野生动物救治的专业知识。

“一个人怎么办?不行也得行,总不能看着这些生灵一个个逝去啊。”邹进莲不断给自己打气,但作为新手的她其实内心没底。

邹进莲四处求教,到处查资料,每天工作下来都筋疲力尽,用她自己的话说:“在南宁学习是物质生活上的摧残,在鄱阳湖救治白天鹅则是精神上的考验。”

一个月后,病危的40多只白天鹅终于康复。湿地公园负责人意识到这个小姑娘的重要性,邹进莲被挽留在了鄱阳湖白沙洲。

在白沙洲,邹进莲与动物同吃、同住、同睡、同玩,刚开始内心充满了幸福,这样的生活不就是她当初辞职时所向往的吗?

但人毕竟是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苦闷随之而来。

荒芜的白沙洲,没有网络,没有电视,人也很少见到,在这么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地方,20出头的邹进莲常常不自觉地望着候鸟发呆,忽略了时间的流失。极度的孤独感,让年轻气盛的邹进莲无数次问自己“是不是应该放弃”。

“再寂寞再苦闷,也要坚持下去,路是自己选的!”骨子里的倔强劲儿让邹进莲决定坚持到底。为了排遣孤独,她开始每天写日记,把心中的感受写出来,鼓励自己像阿甘一样勇往向前。

度过了心中最难熬的时期,邹进莲慢慢学会了随遇而安、苦中作乐、乐在其中,找到了与鸟为伴、与鸟共舞的真正乐趣,开始享受这份孤独,过着闲云野鹤般云淡风轻的生活。

清晨,当邹进莲洗漱时,鹤会模仿她用嘴打开水龙头,与她一起刷牙、洗脸;当她洗衣服时,鹤会在盆里把衣服叼来啄去帮她洗;当她打扫卫生时,鹤会在旁边蹦来跳去为她加油;当她午休时,鹤会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小憩;当她关灯睡觉时,鹤会在附近单腿独立,头插进羽翼里休息。

就这样,邹进莲在鄱阳湖一待就是4年,她的事迹开始被媒体关注,她的名字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每当提起鄱阳湖,人们都会想起这个“丹顶鹤女孩”。

心中乐园再出发

在南昌市艾溪湖候鸟乐园,栖息着鹤、天鹅和大雁三大类候鸟600只左右,让这个2500多亩的城中湖泊充满了灵气。正是因为邹进莲,这座都市候鸟乐园,每天演绎着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诗画生活。

2014年7月,在鄱阳湖待了4年的邹进莲,受南昌高新区的邀请,来到了艾溪湖湿地公园工作,从一个单纯的养鸟达人,转变为候鸟保护项目的组织者。对邹进莲来说,这是一次新的挑战。

邹进莲最初信心满满,立志要将艾溪湖打造成为候鸟天堂。然而,她的计划还没开始就遭到当头一棒,候鸟乐园项目的启动程序繁琐,困难重重,项目停滞不前、几近流产。

要强的邹进莲非常难过,第一次流下了不甘心的眼泪。但她没有放弃,多方努力、积极争取,最后在高新管委会的大力扶持下,候鸟乐园项目于2015年3月启动,3个月后正式免费对外开放,一亮相就得到了游客的惊呼和赞叹。

回到都市的邹进莲,经常与人分享关于候鸟的故事。

她最喜欢分享的一个故事是:一只叫“灰灰”的灰雁很通人性,与饲养员老何产生了感情。有一次,老何请假三天,大雁就飞出去找老何。茫茫人海中,大雁在外苦寻了三天。第四天,老何回来上班,这只外出了三天的大雁也突然出现,飞到了老何跟前,不停叫唤。

邹进莲认真地说,鸟的智商和情商是不容小觑的,它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谈到与鸟相伴这些年的体会,邹进莲觉得人和动物会相互同化,人在动物的潜移默化下,会变得自然淳朴、简单快乐;动物在人的言传身教下,会变得通人性、懂人情。

9年了,从学徒、饲养员、驯养员、技术员、珍禽养护部副部长、部长,到如今的艾溪湖湿地公园候鸟保护中心主任,邹进莲还是那个单纯的“丹顶鹤女孩”,同时,也成长为一名运筹帷幄的管理者。

为了更好地打造艾溪湖候鸟乐园,邹进莲手把手地传授知识给她的团队,自己则腾出点时间思考候鸟乐园的未来发展,“我想把艾溪湖候鸟乐园打造成集科普教育、生态旅游、摄影写生、休闲养生等为一体的候鸟生态旅游文化产业园,成为‘人的乐园、鸟的家园’。”

“这个候鸟乐园不仅要产生社会效益、民生效益、生态效益、还要产生经济效益。”邹进莲有自己明确的路线图,有了经济效益后,来反哺候鸟的驯养、繁育、保护和科研,给候鸟最好的栖息环境,让鸟与人在这生活的很幸福,从而达到人与鸟和谐相处、共享自然。

版权声明:本栏目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已取得本网协议授权的单位,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