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 “撞”开一片天空

2019-12-26

记者:龚珏 胡康林 刘起福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导语

“什么叫完美?完美就是能够正视你的朋友,不让他们失望。”——电影《胜利之光》


一部电影总会有触动人心的那句对白,一场比赛总会有背后为之奋斗的目标。


本期《正向》的故事,大概就是与橄榄球有关的那份情怀。

梦想

“一个名为英雄的城市,每个周五晚上,一抹耀眼的光芒就会逼退平原周遭的夜色,让整个城市升至沸腾——在全省最大的橄榄球赛场,全城数万观众溢满了整个看台。”

而这些肩负着实现城市冠军梦的勇士却是一帮“东拼西凑”的都市白领,镜头记录下了他们在冲击冠军路上的泪水与汗水……

以上这些暂时不是现实,而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正对着屏幕上放映的电影的幻想。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08年,那时候全世界的目光正聚焦中国,举国上下欢庆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我们的主人公正值青春,一部名为《胜利之光》的体育励志电影猛地撞进了他的心。 

影片讲述了一个小镇上的橄榄球队,因经济问题濒临解体,在折损球队中明星球员的情况下,与强大对手决战的故事。

也就在那个时候,他第一次觉得橄榄球这种“野蛮”的运动除了撞来撞去还有新的含义——凝聚力。

当时23岁的他当然不会知道,十一年后自己会成为像影片中角色一样的人物,带领自己的球队,在自己的城市捧起冠军奖杯。

在他看来, 在如今这个没有战事的和平年代,也只有竞技体育中所蕴含的激烈对抗和对尊严的捍卫,才能满足人们心中的那个英雄梦。

主人公名叫史玉琨。

我们是冠军!

“Who's the man?”(谁是纯爷们?)

“I'm! ”(我!)

“Who's the killer?”(谁是杀手?)

“We are !”(我们!)

“Who am I?”(我们是谁?)

“Gun Cavalry!”(枪骑兵!)

当落日的余晖穿过球场上方的观众席,洒在“城市碗”冠军奖杯上,胜利写在每一位枪骑兵脸上,这一刻史玉琨完成了自己许久以来的梦想,在人群中央,他用自己所有的情绪呐喊出“we are the champion!我们是冠军!”

时间来到2019年12月14日,城市碗橄榄球赛事联盟2019赛季总决赛在江西南昌举行,由史玉琨带领的南昌枪骑兵对阵沈阳城市猎人。

这场比赛,骑兵团没让对手狩猎成功。

“我有很多话想对你们说,今天终于找到最好的时机。在这之前,握住你们身边人的手,低头深呼吸……”史玉琨在球队中央向队友们呐喊。

“我们花了6年的时间才走到今天!你们当中有人和我打了6年,有人我们今年才认识,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我们在这里,在家门口拿到这个冠军!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这里是哪里!”

“南昌!”

“枪骑兵万岁!”

“万岁!”

赛前动员让人热血澎湃,枪骑兵们围成一圈,注视并聆听这位一路带领大家“横冲直撞”来到总冠军舞台的男人。

为了迎来这场比赛,史玉琨和他的骑兵团们为之奋斗了6年。面对决赛对手,他和队员们虎视眈眈誓要将对方“撕碎”。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激烈角逐,枪骑兵最终以34:6战胜对手,在主场捧起了全国总冠军的奖杯。这是他们的首个全国冠军,也是南昌这座城市在团体运动中收获的首个全国冠军。

史玉琨抱着2岁半的儿子在赛场中央高举奖杯,迎接他的,是全体枪骑兵队员的疯狂庆祝。

“No luck,all skill(不靠运气,全靠实力)!”在对手挑衅时,枪骑兵们这样回应。

是啊,当全体队员一起高喊“No luck,all skill”的时候,过去那支凑不齐人手,接连被对手按在地上摩擦的枪骑兵已不复存在,过去的耻辱与失败在捧杯的这一刻被撕得粉碎。

史玉琨是真的热爱这项充满激情又高风险的运动,赛场上刺眼的阳光,欢呼的人群,值得依赖的队友,对这史玉琨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值得珍惜一生。

面对《正向》记者,史玉琨动情回忆起几年前枪骑兵还是支连基本战术都跑不完整的鱼腩球队,谁又能想到,铁血硬汉史玉琨曾经也“怀疑人生”,差点放弃梦想。

那是2015年赛季,由史玉琨带领的南昌枪骑兵首次参与“城市碗”。就在自家主场,这支“一穷二白”的队伍迎来了首个正式比赛对手——四川熊猫人。

当时,一群身着专业护甲的熊猫人对着枪骑兵的队员品头论足:“他们就不适合橄榄球,这身体看着就太差了。”

“南昌人‘涨’不得(涨:南昌方言,激的意思)!”这是史玉琨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比赛就开始了。

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和绝地反击的戏码,随着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定格在0:24的比分格外刺眼。“稚嫩”的枪骑兵第一场正规比赛,被对手狠狠按在了地上摩擦。“涨”不得的南昌人史玉琨被比分“涨”得无话可说。

“怀疑人生”,是当时每位队员的第一个念头,接着便是无尽的迷茫,球场犹如散场后的黑幕,聚光灯将他们钉在失败的舞台上。作为球队创始人兼队长的史玉琨也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毕竟之前大家全力以赴,做了还算充分的准备,想着第一场比赛哪怕输也不至于输得太难看。”史玉琨回忆起当时,那是球队成立以来最黑暗困难的时刻。

缺训、退出、放弃,枪骑兵中的几位队员选择了离开。“没自信了,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不适合橄榄球,怎么样都赢不了别人。”一时间球队解散的阴影笼罩在每一位球员头上,这时候史玉琨站了出来。

“我先是找几位骨干队员谈心嘛,这个运动不是说随便就能成功的,需要我们朝着相同的目标努力,只有大家热爱付出,才会有所收获。”有了骨干队员的理解支持,史玉琨踏实不少。每次回忆,史玉琨都很感谢当初大家像家人一样无条件的支持。

往后的训练中,史玉琨便经常鼓励新球员:“将来我们会不断遇到更强大的对手,输了不要紧,我们把他们记在本子上,迟早要他们还回来!”这不是一句空谈,从此之后,枪骑兵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曾经许下的承诺,史玉琨和他的骑兵团都一一实现。

 “Fight for family”

Fight for family(为了家人而战)——这是南昌枪骑兵们的口号。

在这支队伍里,因为橄榄球,他们是队友,是朋友,是兄弟,是家人。

谈到与橄榄球的相知相爱和枪骑兵的组建,史玉琨说这来自于一次“阴差阳错”的比赛邀约。

“那是在江西师范大学校园的一次飞盘比赛。”史玉琨回忆道,当时的天气导致飞盘不能正常使用,而大伙又聚在一起没事干,于是外教拿来了橄榄球,教大家玩了起来。

这次意外的邂逅可以说彻底改变了史玉琨之后的生活。自从当年那部电影《胜利之光》让史玉琨认识了橄榄球,往后每年的“超级碗”,他都一场不落。没想到几年之后,在南昌,他竟然双手接触到了橄榄球。

暴力、速度及肌肉,是绝大多数国人接触到美式橄榄球的第一个印象,这种硬碰硬很容易让人“望而生畏”,而生性热爱冒险与挑战的史玉琨却对这事动心了。

他萌生了一个想法——创立一支橄榄球队。

“橄榄球在美国就像乒乓球在中国一样受欢迎,但在中国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冷门运动,在南昌就更没人会玩。” 组建橄榄球队可不比日常约球,且不说没多少人知道,关键连懂基本规则的人都难以找到,没人可组队。

于是,史玉琨只好“连哄带骗”,把身边的朋友们拉进这支草台班子,而史玉琨本人则充当起了队长兼教练。

2013年,一支由公务员、医生、律师、记者等业余运动员组成的橄榄球队诞生在英雄城南昌。

“只有12个人,刚开始的时候,就我和几个玩得好的朋友一起玩。”史玉琨笑着说,当时东拼西凑,连一套完整的战术都跑不出,没有专业的教练指导,队伍很难成型。

“回忆起来,我们是很幸运的,刚巧当时在江西师大校内就遇到曾在国外担任过教练的专业团队,他们很热心,帮助我们完成了队伍组建和日常训练。”史玉琨说,当时他只有一个念头,能完成一次完整的比赛。

“刚组队的时候,都是朋友叫朋友,同学拉同学,没有人什么都做不了,现在还好,差不多都稳定下来了。”史玉琨至今都觉得建队之初是段不可思议的时光。

“最大的困难还是坚持,入门有点难,要花费很多时间,不够热爱的话,无法提高。”每周,史玉琨和队员们都从四面八方聚集在一起,他们奔跑、传球、撕扯、冲撞,大汗淋漓,感受着同伴之间的信任,享受智慧与力量的博弈。

因为关注橄榄球运动的人不多,枪骑兵球队的一切开销都靠AA制。为了踢球,他们四处找场地,地点从省体育局的菜地、江西师大的塑胶跑道,转移到了江西师大瑶湖校区足球场和洪都家属区体育场。

在这种情况下,队员们像家人一样紧密团结,这让史玉琨知道,枪骑兵的这种凝聚力一定会爆发无穷无尽的力量。

“今年半决赛时,我们对阵了卫冕冠军上海队,他们是公认最强‘大魔王’,在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们,预测我们止步半决赛的情况下,我们做到了。”史玉琨说。

总决赛时,史玉琨和队员们相拥而泣,因为他们知道,为了这个机会,这6年有着怎样的付出。

“没有人能战胜一支热泪盈眶的队伍。”这是史玉琨始终坚信的,他和队员们早已成为了一家人,他们为了共同的目标努力拼搏着,他们将热爱变成了生活。

现在,枪骑兵会当临绝顶,成为大家眼中的传奇。史玉琨和队员们毫不松懈,依旧在绿茵场上迅猛冲撞,挥洒血与汗,他们会踢踢晚场,或是喝点小酒,他们会谈论这次夺冠和当年那场惨败,他们会添油加醋,加上很多有意思的桥段,让一场比赛有许多版本,甚至真相已经不再有人记得。

他们会永远热爱,永远热泪盈眶……

Fight for family!为了家人而战!这就是生活。

策划:陈大圣 编辑:张国辉
监制:张瑞婕

版权声明:本栏目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已取得本网协议授权的单位,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