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生到“村长” 他让麻风病人有尊严地活着

2019-3-27

作者:良保 胡康林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导语

在距离南昌城区约40公里的地方,有这么一个特殊的村——麻风村,这里居住的全部村民都是来自江西各地的麻风病人,徐根保是这个村的“村长”。现年55岁的他,是江西省皮肤病医院麻防科科长、康复中心主任,自25岁时投入到麻防一线,一干就是30年。

对于麻风病,年轻一代会觉得陌生,可就在几十年前,麻风病还让人闻之色变。由于病人会毛发脱落、眼鼻塌陷、四肢畸形,再加上具有传染性,令人们对麻风病极端恐惧。在世界各国的历史上,麻风病人都被隔离,甚至常常被烧死或活埋。

在距离南昌城区约40公里的地方,有这么一个特殊的村——麻风村,这里居住的全部村民都是来自江西各地的麻风病人。徐根保就是这个村的“村长”。

麻风病是人们闻之色变的瘟疫,避之不及,麻风病的防治工作,更是被人形容为“与魔鬼打交道”,敢干这一行的,不仅需要足够的勇气和担当,更需要精湛的医术和耐心。

徐根保就是一位这样的人。

现年55岁的徐根保,是江西省皮肤病医院麻防科科长、康复中心主任,自25岁时投入到麻防一线,一干就是30年。

徐根保查看病人病历

主动挑战“瘟神”

徐根保是如何走上麻防之路的?

话得从1987年说起,当年徐根保以优异成绩从江西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分配到江西省皮肤病专科医院工作。1989年,医院成立麻风病防治科,急需医务人员,他主动要求到麻风病区来工作。

“当时一讲到麻风病,就让人有一种恐惧感,患者被视为‘惹不得的瘟神’。”徐根保说,家人得知他要从事麻防工作时十分反对,同事也很不理解。

“另外,大家觉得防疫医生是很嗦的(南昌方言‘差’的意思)医生,在我们行业有一句话‘嫁郎不嫁防疫郎。”徐根保笑嘻嘻地说,他爱人当时气得数日不理他。

“说句心里话,刚开始接触麻风病人是有些恐惧,但知道这种病服药一周就没有传染性后,就不再恐惧。”消除了恐惧感的徐根保,开始不厌其烦地向家人普及麻风病知识,耐心地做家人的思想工作,家人渐渐理解他了。

徐根保带领团队前往麻风疫源点普查

30年行程3万多公里

第一次走进麻风村,第一次看到麻风患者,那种场景徐根保至今仍记忆犹新:许多麻风病患者四肢残缺、面部瘫痪,脚底因溃疡散发出阵阵异味。

病情的痛苦、社会的冷眼,甚至是亲人的离弃,让麻风病患者只得背井离乡,有的甚至选择轻生。走进麻风村那一刻,徐根保的内心充满了深深的同情和责任感,他知道麻防工作急需医生,麻风患者急需关心,他感到肩上的担子如此沉重。

从此,徐根保带领团队跋山涉水普查疫情,鞋子不知道磨破了多少双,脚板不知道起过多少次泡,他从没叫过苦,也从没有放弃的念头。

30年来,徐根保踏遍全省100余县(市)的村落,行程3万多公里,他普查疫源点村民超过8万人次,监测治疗病人4000余人次。

“要不是徐医生,我早就没命了。”90多岁的胡老汉告诉记者,他被人嫌弃,没人敢接近他,“真的不想活了”。在绝望的时候,徐根保给了他生存希望,像照顾家人一样,每天为他换药、洗伤口。

自从投入麻防事业后,徐根保的工作和生活轨迹发生颠覆性的改变:由坐在办公室里等待患者上门问诊,变成了步行或骑自行车走村串户寻访病患,即使是周末假日,他经常是在麻风村与患者同吃同住。

一下乡就是十几天,在妻子和儿子的眼里,徐根保把家似乎当成了旅馆,不知道哪个周末有空回来一次。

徐根保为患者治病

是医生更是亲人

有了科学的防治,麻风病如今不再是令人“谈麻色变”的瘟疫,但当人们接触到麻风病患者时,依然是触目惊心,不敢直视。在麻风村采访时,记者乍看到那些没有手指脚指、面瘫,或是手脚伤口腐烂、发炎的患者,仍然心生畏惧。

徐根保却心静如水。“老太太,你还好吗?”徐根保一边问一位老人的近况,一边帮她量血压、检查截肢伤口愈合的情况。检查完后,徐根保又走向另一个病房。

“我的儿子都不敢接近我,说话隔着窗,送东西放在门口。”采访中,双手没有手指、面瘫,常年口水外流的姜大爷告诉记者,只有徐根保把他当正常人看待,“每天查房时,徐医生都会为我细心检查,手把手地教我护理知识和残肢功能恢复锻炼技巧。”

徐根保带领患者做康复训练

徐根保是个心细的人,他知道麻风病患者很敏感,无意间的一句话甚至一个动作,很容易让他们内心受到伤害。在给他们检查时,徐根保总是赤手托着残肢,给病人清洗、上药。有空时,徐根保也会和病人一起吃饭、聊天,正月初一还挨个病房给他们拜年。

“麻风村”现在有70余名老人,平均年龄70多岁,大多数已经没有亲人了,“有亲人也不愿回家,因为总受人歧视,即使是家人也不愿意照顾,最多也就是过年过节来这里看下。”徐根保说。

“我们进了‘村’就不想出去了。”一名“村民”告诉记者,在外面被人看成“怪物”,没人愿意跟他们交往,内心很是凄凉。而到了这里,徐根保经常嘘寒问暖。

在患者的眼中,徐医生给他们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康复,更是心灵上的抚慰。对于这些患者来说,徐根保不是亲人却胜过亲人。

与患者交流病情

从医生变成“村长”

2000年以后,麻风病的疫情得到了较好的控制,徐根保不再需要频繁地东奔西跑进行院外治疗,重心开始向“麻风村”转移。

“现在麻风村这些人,准确地说已不是麻风病人了,他们只是曾经得过麻风病,现在都治好了。”徐根保告诉记者,只不过由于伤口会发炎或腐烂,这些人需要经常换药。

徐根保至今仍坚持每天来麻风村。他家在南昌市,麻风村位于40公里外的乡下,来回2小时的路程,徐根保每天早上去下午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现在的我不仅是名医生,更像是一名‘村长’。”徐根保笑着说,这些患者常年住在一起,难免相互间会发生一些矛盾,“我很多时间都花在思想工作方面,不仅要给予老人温情关怀,还要调解好这些‘老小孩’间的矛盾纠纷。”

此外,徐根保还要帮这些老人买各种日用品,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

徐根保带领医护人员与病患进行交流

徐根保将整个青春奉献给了麻风病人、麻风村。在同事的眼中,徐根保很“傻”,作为一名副主任医师,他的收入比同等级医生少,却承受了更多的付出与艰辛。

“我是医务工作者,不能只想自己,一心想升职加薪的人是干不了这项工作的。”对于大家的不理解,徐根保这样回答:“面对这些麻风病患者,我真的想尽自己最大能力帮助他们,不光要帮助他们解决肉体上的痛苦,还要帮助解决精神上的痛苦。”

“随着麻防工作的普及,如今麻风病人越来越少。”徐根保告诉记者,现在的70多名老人是麻风村最后一批“村民”。他坦言,自己无法保证能照顾到每一位老人安详地离开,但一定会照顾这些老人直到自己退休,甚至退休后仍愿意返聘回来继续工作。

版权声明:本栏目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已取得本网协议授权的单位,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