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 让生命延续……

2019-4-4

作者:陈大圣 胡康林 李希文 朱烨(实习生)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导语

遗体器官捐献是一项功德无量的伟大事业,但由于传统封建观念的禁锢,时至今日仍然在有些地方不被接受,参与这项事业的人往往被误解和非议。捐献者及家庭、遗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受者,他们都是这项事业的主要参与者,他们的无私奉献和大爱,是对生命的敬畏和尊重。

清明前夕,细雨蒙蒙,48岁的朱厚得从江西高安早早来到南昌市,在位于青山墓园的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里,对着记名碑上儿子的名字拉起了家常。

朱厚得的话不多,他只是告诉儿子朱思泉,这几年家里都挺好的,村里也没人再说什么。一转身,朱厚得泪流满面。

4年前,朱思泉因车祸不幸去世,朱厚得捐献了儿子的器官。之后,他们一家人遭到了村里人的重重阻挠和指指点点,受尽了非议和委屈。

谈起朱厚得一家的遭遇,遗体器官捐献协调员李勇有些难受和无奈,他深知,要让遗体捐献得到全社会的认可,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李勇出生于1991年,大学毕业后就开始从事遗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工作,见证了近百次生离死别,也见证了很多次起死回生,因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捐献器官,也就有越来越多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得以延续生命。

感恩逝者、祝福生者。在这个寄托哀思的清明时节,这期的《正向》关注几位与遗体器官捐献相关的人物,以及他们身上的故事。

遗体捐献者纪念园(本文图片由江西省红十字会提供)

“永远不后悔”

2015年8月31日凌晨,朱思泉出车祸被撞成重伤,抢救了23天后,9月21日傍晚,医生宣布时年23岁的朱思泉进入脑死亡状态。

得知朱思泉出了事,他的父亲朱厚得崩溃了:“我小儿子是2014年生病去世的,第二年我大儿子又碰到这个事情。”

心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无限悲痛,在朱厚得为朱思泉准备后事时,偶然看到赣州11岁男孩离世后捐献器官的新闻,很受触动。“我们虽然是普通老百姓,但是也受到过别人的帮助,希望做点好事,希望也可以帮助别人。”

这个看似简单的捐献理由,却是内心最淳朴的善意。于是,朱厚得跟家人商量,打算捐献朱思泉的器官。在得到即将临盆的儿媳同意后,朱厚得主动联系上李勇,表达了捐献的意愿。

“到了医院后,我们跟朱思泉家属走完了捐献的法律程序,突然得知朱思泉的妻子从20多公里外的家里赶到了医院。”当年的这些情况历历在目,李勇沉默了许久。

原来,当时朱思泉的妻子已怀胎9个月,深夜里,冒着风险坐三轮车赶着颠簸山路来到医院,就是想亲手在丈夫的捐献同意书上签名。

虽然时隔4年,但李勇清晰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朱思泉妻子时的心酸和感动。“她当时坐在一间办公室里,走廊的灯光刚好照在她脸上,显得很憔悴,我有过犹豫,要不要让她亲自签字。”

虽然有些不忍,但李勇还是根据法律程序,让作为朱思泉直系亲属的妻子签了字。这个决定的背后,是妻子对丈夫的思念,更是对丈夫的一个交代。

2015年9月22日,李勇和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科的医生在手术室为朱思泉举行了庄重的默哀仪式,随后进行了器官捐献手术,器官挽救了3名濒危患者的生命。

医生为遗体器官捐献者默哀

三天后,朱思泉的孩子降生,但他的妻子却被村民拦住不让进家门坐月子。“村民说她家破坏了村里的风水,如果以后村子发生不好的事,都算在他们家头上。”

无奈之下,朱厚得一家老小只能租住在村口废弃的破旧老屋里。当朱思泉骨灰要回村里下葬的时候,也遭到了阻碍,村民们不允许送葬队伍从村里经过,必须绕大圈避开村子。

“下葬不只是多走了几倍的路,对朱思泉一家来说,太不公平,是他们的决定挽救了几个家庭。”每每提起这件事,李勇总是不禁唏嘘,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让遗体器官捐献事业在不少地方依然是如履薄冰、举步维艰。

如今,4年过去了,朱思泉的事逐渐在村民脑海里淡化,朱厚得身上也少了些负重感:“当时就有很多人对我家指指点点,但我永远不后悔做这个决定。”

遗体器官捐献者家属祭奠逝去的亲人

生命摆渡人

“永远不后悔!”李勇也深深记住了这句话,就像5年前他大学毕业加入到遗体器官捐献行列时,跟自己承诺的一样,永远不后悔成为一名遗体器官捐献协调员。

捐献协调员一头连着遗体捐献者及家人,一头连着器官移植受者,被形象地称之为“生命摆渡人”。李勇第一次了解到自己工作的具体内容时,最先感到的是害怕。当接触到越来越多的捐献者及其家庭后,“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爱心在温暖中传递”的理念渐渐影响了他。 

一次次走进医院接触死亡,同时,也真切感受到人间大爱,像李勇这样的协调员,目前江西省红十字系统共有64人,其中许多是80后、90后。他们中有些人曾经因为家属对捐献工作的误解进过派出所,有些在工作中遇到各种意外……

他们目睹捐献者家属失去亲人的绝望,感受家属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选择捐献亲人遗体和器官的挣扎。他们有时觉得自己感受了太多悲伤,快挺不住了,但是最终他们都咬牙坚持了下来,因为一种责任感。  

“我做过一位10岁男孩捐献的案例,后来他妈妈经常给我们打电话,倾诉对儿子的思念。我觉得我们能给这些家属带来一份慰藉,也是我们的一份职责,我们应该在他们身边陪伴着他们。”

李勇说,他清楚记得,孩子父母跟随医生将儿子送去手术室完成捐献时的情景,直到电梯即将关闭的那一刻,妈妈还舍不得松开儿子的手,眼泪打湿了长廊的地面。 

李勇与遗体器官捐献者家属交流

“很多家属有话不知道跟谁说,就会跟我们倾诉。”捐献者家属们无从安放的思念和无人倾诉的感怀,催生了省红十字会的“莲丝信使——遗体器官捐献者家属抚慰和援助计划”。

2018年,李勇作为“莲丝信使”项目组主创成员之一,带着一份新的责任,走进了一个个捐献者家庭。  

2018年6月,因在浙江无偿捐献儿子器官,江西万载县茭湖乡的朱成丰夫妇备受村民质疑,就像朱厚得一家的遭遇一样。消息传到了“莲丝信使”耳中,大家立刻策划帮扶方案,联合当地政府向村民阐述器官捐献的重要意义,误解得以消除。

“莲丝信使”还为朱成丰夫妇送上了一份特殊礼物——受捐者的3封感谢信。“您的付出,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点燃了我对生活的无限期望。”“薄薄两页纸,道不尽我们心底对您的感激,由衷地为您和您的家人祈求幸福健康,愿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藕断丝连,捐献者与受捐者连在了一起,悲痛与欣喜连在了一起,无私与大爱连在了一起……

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向遗体器官捐献者鞠躬

延续的生命

因为肝硬化,40多岁的刘先生(化名)走到了生死边缘。人们说每一次日出都是新的希望,他努力挣扎着跟病魔作斗争,结果只是日益面黄肌瘦。

“2018年我得了肝硬化后,不到2个月就瘦了50多斤,医生建议让我做移植,那时候我情绪特别低落,觉得生活失去了意义。”绝望、无助,让这个男子汉败下阵来。

看到刘先生病情每况日下,无能为力的家人也只能以泪洗面。“那个时候,我身体越来越差,经常无缘无故对照顾我的母亲和爱人发火,真的都一团糟。”

刘先生那时脑海里整天只有医生的那句话:“器官移植是你过上正常人生活的唯一希望。”

遗体器官捐献事业需要全社会的共同推动

对生存的渴望让刘先生咬牙忍耐着,等待着那个能救自己性命的肝脏。一天、两天……终于,刘先生等来了遗体器官捐献中心的通知。

10个小时的手术后,躺在病床上的他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个手术给我带来的不仅是新的生命,也是新的希望,而这些都是那些伟大的捐献者给予的。”

因为器官捐献的“双盲”原则,刘先生不知道移植给他的肝脏来自哪里,为了表达感恩,他特意到江西省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向每位捐献者深深鞠了一躬。

刘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经历了生死,我感谢那些给我们这些病患捐献器官的人,也感谢那些捐献者家属们的大爱支持,因为有你们,才有了我们的重生。”

重生,是很多病患的日夜期盼,这份期盼也让像李勇这样的协调员们不敢停下前行的脚步。因为,有很多人在等待着器官移植活下去……

陪伴着捐献者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手术室,李勇心里也曾有过矛盾,不知道自己该悲伤还是该欣喜。因为,走过这两扇门,一个生命将走向终结,而另外一些人却可以迎来新生。

“我身边很多受捐者,在器官移植成功后,自己也主动加入到了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队伍,将这份大爱延续下去。”因为经历过生死,这些受捐者更加理解生的意义。

一个生命的落幕,换来他人的新生。大爱永存,生命延续。这个世界,他们曾经来过,他们也并未离开。

版权声明:本栏目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已取得本网协议授权的单位,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